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番二88:师父,要不要尝尝七情六欲?(3更)

番二88:师父,要不要尝尝七情六欲?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ossgmat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钦原下楼吃晚饭,却觉得他爸看自己眼神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“爸,有事?”

    此时乔执初和严迟都在,连同宋风晚,三人齐齐看向这对父子,这是饭桌上,就要“斗法”了?

    他俩相爱相杀的模样,大家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“出去玩得开心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开心了,你知道你们出去的时候,你六叔来家里了?”傅沉挑眉。

    他和京寒川本来势均力敌,被这小子搞了一出,总觉得亏欠了他的,他出去潇洒,让他在家背锅,结果……

    什么都没做?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钦原点头,脸上没有半点波澜,“他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是您在他手上吃亏了?”

    “爸,您现在是不是玩不过六叔了?”

    一连几个问题,都是往傅沉心口扎刀子,严迟等人憋着,宋风晚毫不客气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傅沉深吸一口气,混小子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吃点东西。”宋风晚笑道,这父子俩要是哪天相爱相亲,怕是天上要下红雨了。

    傅沉咬了咬牙,若是平素,京寒川做什么,他自然不会客气的怼回去,可是女儿养这么大,被他家这头猪拱了,自然是要弱势些,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轻哼着,“你这么希望我和你六叔擦出火花?”

    “要是真那样?他脾气上来,娶不上媳妇儿,你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一刀子插进来,傅沉也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傅钦原握紧筷子。

    “以后迎亲求娶,你若是能独立完成,尽情说。”傅沉干脆放了筷子,笑着看他。

    傅钦原抿了抿嘴,没作声。

    这一回合,傅沉胜出。

    “对了,怀生今晚要回来吧,我给他热个汤吧,估计出去一趟,又瘦了。”宋风晚岔开话题,“刚回京,就去软件园那边了,也不回来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,傅沉和宋风晚是真的把他当儿子看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斯年和小渔两个人硬要他过去,他拒绝得了?”傅沉戏谑。

    宋风晚耸肩,也对,那对父女齐上阵,谁都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傅钦原忽然想起之前群内的对话,怀生说在傅渔房门口,就没然后了……

    这两人关系已经近到这个地步了?

    果然一起出游,是增进感情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好像可以计划和她的下次旅游了……这次也算出了京,下次要不出省,或者出国。

    京寒川这边一颗心刚悬下,殊不知某人已经开始计划下一次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软件园

    晚上余漫兮亲自下厨炒了几个硬菜,其实他们家能聚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并不多,傅渔以前在外面,余漫兮工作时间又紧,傅斯年还是夜猫子,可能一个月也就聚那么几次,今天难得,所以余漫兮开了瓶红酒。

    傅渔踮着脚从橱柜里拿了四个高脚杯。

    “怀生师父,你能喝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能的,他现在还不是出家守戒的和尚。”余漫兮笑道。

    杯子刚摆上桌,怀生抬手,将傅渔位置上的杯子拿开。

    “嗯?”傅渔怔愣。

    “脚受伤,别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酒能活血化瘀!有利于患处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谬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渔虽然和傅钦原不是同辈,可是在他们这群人中,也是说一不二,极少被人管束,突然被管,一口气没上来,生生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余漫兮却笑出声,拍了下她的肩膀,“你就别喝了,女孩子本来就该少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群孩子中,怀生性子算是最软的,可能和出生与成长环境有关,在庙里长大,自小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,所以他包容性很强。

    可平时看着性子越软的人,往往骨子里就有最硬。

    比如刚才,突如其来的强势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两人互动,没作声,心底还想着:终于看到这丫头吃亏了。

    坐下吃饭后,聊得都是些调研期间的事,余漫兮太擅长聊天,加上喝了点就助兴,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滑过十点……

    “今晚别走了,傅渔脚伤了,我和你叔叔都喝了点酒,没法送你,这个点让你打车回去,也不放心。”余漫兮说道,“赶了一天车,也挺累的,这么晚就别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拗不过余漫兮,怀生只得同意在这里住下。

    软件园的屋子原本就是两个独立的房子打通的,傅斯年一家也就三口人,另一边房子都化为了客房,平素少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“小渔,你带他过去。”余漫兮正在收拾餐桌,傅斯年则给她打下手,洗碗筷这些,算是脏活累活儿,女儿刚回来,自然不会让她动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渔带着怀生往另一侧屋子走。

    这边原本就是傅斯年住的,加上是客房,装潢都走得简洁风,傅渔抿了抿嘴,这里面有几间屋子是段一诺、傅欢来了常住的,好像还留了衣服在这边。

    她选了半天,才推开一扇门,扭头看向怀生……

    他站在自己身侧,一手撑着行李箱扶手,背倚着墙,一周的调研,疲惫感瞬间袭来,加上喝酒整个人神经松弛,醉意袭来,他已经有些撑不起眼皮了。

    “怀生……”傅渔压低着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间房?”

    两人离得不算近,饶是如此,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星星酒味儿,呼吸翻滚,好似有层热浪。

    “嗯,你是不是喝多了?”

    到了后面,余漫兮又拿了个自己酿的梅子酒,那酒傅渔尝过,特别烈,后劲儿非常足,之前段一诺在她家喝了,半夜耍酒疯,差点没气死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怀生摇头,眼神微醺,显然有点不聚焦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我是谁嘛?”傅渔笑着,仰头看他,往他身边挪了一步,距离瞬间就拉近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傅渔。”

    “都认识这么久了,还是连名带姓喊我。”傅渔笑道,“你要不要换个称呼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怀生蹙眉,因为傅渔年纪关系,即便傅钦原和傅欢是她叔叔和姑姑,也不会叫她小渔……

    “没事,我帮你把行李拿进去,待会儿给你拿点一次性的洗漱用品过来。”傅渔刚伸手要帮他拖行李,就被他拒绝了,只是手指碰触,两人皆是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怀生没动,而这次傅渔也没撤回去,就这么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傅渔回家后,已经洗头换了身衣服,柔软的蓝色家居服,长发微卷,柔顺贴在背上,没化妆的缘故,五官清丽。

    只是骨子里透着风情……

    藏不住!

    “松手吧,我自己来。”此时两人堵在门口,这地方空间本就狭小,怀生略微蹙眉。

    傅渔咬了咬唇,“怀生师父,你说做和尚的,是不是都要断绝七情六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靠得似乎又近了些,已经突破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,怀生觉得自己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吸了,这种感觉,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七情六欲?”

    “七情是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,六欲则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的生理需求和愿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身体的需求?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各种**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你都没尝过六欲,又何谈断绝一说?”

    怀生蹙眉,“不是尝过才能断绝,即便没试过,只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就看着面前的人,略微踮着脚,她双手缚于身后,人迎上来,越靠越近,直至一个吻轻轻落在他脸上……

    极轻,极软。

    没什么滋味儿,就是乱了心。

    “怀生师父,要不要尝尝七情六欲……”

    傅渔笑着看他,像是想吃唐僧肉的妖精。

    妖异得很。

    怀生觉着自己许是喝多了酒,后劲儿上头,身上没力气,脑子还乱哄哄。

    他眼前有些虚无花白,只有她的脸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清心咒第一句是什么,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更结束啦~

    傅渔的逻辑好似没什么毛病哈,你都没尝过,怎么断绝啊【捂脸】

    大家说,是不是这个道理?好像没法反驳的感觉,还是我脑子不够用,这个逻辑哪里是不是有bug?

    *

    日常求个票~

    明日裙内活动,大家记得加裙呀,群号在留言区置顶位置哈。

    XX的月票红包还有一些,大家争取今天领完,明天中秋发新的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